• <dd id="tupb9"></dd>
    
    
  • 
    
    <button id="tupb9"><acronym id="tupb9"><menuitem id="tupb9"></menuitem></acronym></button>

    《汪曾祺別集》二十卷呈現汪曾祺的二十張面孔

    發布時間:2021-11-27 08:23:26

    寄生虫测试【專業代做百度排名QQ:256-59420】收徒教寄生蟲,包教會,專業技術為您代做寄生蟲首頁推廣,誠信服務非誠勿擾謝謝合作!      《汪曾祺別集》二十卷呈現汪曾祺的二十張面孔

      《汪曾祺別集》二十卷呈現汪曾祺的二十張面孔

      ■主題:《汪曾祺別集》分享會

      ■時間:2021年11月5日 13:30-15:00

      ■地點:合肥濱湖國際會展中心

      ■嘉賓:許春樵 安徽省作家協會主席

      蘇  北 《汪曾祺別集》編委

      ■主持:金馬洛 浙江文藝出版社北京中心總編輯

      他的寫作使得傳統漢語表達在現代派文學重壓和圍堵下呈現出獨特力量

      金馬洛:今天很開心在合肥舉辦《汪曾祺別集》分享會,我們請了兩位安徽人來一起分享汪曾祺先生跟安徽的故事。

      許春樵:汪曾祺先生祖籍安徽。最早安徽跟江蘇本來是一個省,就是江南省。到清朝,由于江南省在國家經濟和政治地位太高,所以順治年間把它一拆為二,江蘇跟安徽才分開了。之前本是一家,所以很多人把南京叫做徽京。分開之后,安徽的省府在安慶有93年。

      所以汪先生跟安徽的紐帶性是非常強的。尤其文學這一塊,主要在江淮之間,汪先生的小說、散文影響了很多安徽作家。比如我們的蘇北同志就是汪先生的關門弟子,這是名副其實的,不是附庸風雅。他家里有好多汪先生的字畫,我想要一幅他都舍不得給我。最近我在杭州參加長三角論壇,講到地域文化這塊,提到汪曾祺作為地域寫作文化的代表,對長三角這塊都很有影響,甚至影響到整個中國文學。

      蘇北:汪曾祺先生祖籍徽州,家譜上有記載,第七代的時候遷到高郵。他也在一篇文章中寫過宏村,“宗傳越國”;罩萑俗叱鋈,一個是做生意,第二個是讀書。有錢讀書,沒錢就做生意。

      1990年合肥搞過一個讀書會,汪曾祺在這個會議上的講話后來收入《汪曾祺全集》。那次他背著一個小包,在我們的環城公園主要是包公祠一帶逛。后來從合肥到徽州,沒上黃山,去了歙縣、黟縣等,還去了宏村,喝了好幾場酒。后來從黃山乘小飛機回合肥,合肥有雷暴,飛機轉了40分鐘下不來又回去了,就在新安江邊喝酒。

      金馬洛:汪先生跟安徽很有淵源。為什么影響我們皖東?主要是地域上的相近,比如說方言、生活習慣,包括口語都是一樣的。這是其他地方學不來的,這樣就形成了汪派的延續,在生活習慣、行為方式,包括語言方式上都有深入的對接。

      汪先生寫小說的時候,正是現代派和先鋒派盛行的時期。為什么他的作品就這么多,但之于中國當代文學史的影響卻又這么大?因為上世紀80年代初的時候,中國小說正面臨一場顛覆性的革命,就是西方現代小說對傳統漢語寫作的顛覆。所以給我們帶來現代小說長卷式的、魔幻的一種敘事方式,我們漢語寫作獨特的韻味,在那樣一場思潮中被掀翻了。這樣的背景下,汪先生小說的出現讓人大感驚艷。他的寫作,使得傳統漢語表達在當時現代派文學重壓和圍堵下,呈現出獨特力量。

      蘇北:因為他只會那樣寫,不會寫其他的。

      與魯迅、周作人、沈從文這些作家一樣他留下的是百年來光輝的文字

      金馬洛:蘇北老師,因為跟汪先生的家鄉僅僅一湖之隔,他對您的影響是非常大的。想請您跟大家聊聊,汪先生在晚年跟您的一些交流,有沒有一些印象深刻的事情?

      蘇北:汪先生在80年代搞寫作的時候,在那一批人當中是少數派,他是孤獨的。那時候比如張賢亮的作品,都是好幾萬字,發表都是排在前面的。汪先生的作品就寫幾千字,都發在靠后面的位置。但是慢慢地在一代一代人的閱讀中,我感覺他的影響力往回走了,跟他的老師們包括沈從文等等走到一起去了?赡茉龠^一百年他跟周樹人都是一起的,即便在這一代燦爛群星中,也是比較亮的一顆星。

      金馬洛:許主席,您是什么時候開始接觸汪先生作品的?

      許春樵:我第一個看的是《受戒》,當時就覺得“小說怎么是這樣的”。那個時候小說最流行的是解放思想、反思文學,對“文革”“反右”,對前幾年進行反思、反省甚至是批判。突然出了一個這樣的小說,味道完全不一樣,寫一個小孩子出家,小和尚又和小女孩產生了一種曖昧,朦朧,很含蓄、很美的情感,當時一下子真的讀得愣住了。他把人性、人生的味道寫出來了,而不再只是簡單地寫人與社會、人與政治、人與時代的關系。他這里面寫到的,是人與內心情感的關系、人與人性的關系、人與欲望的關系,他一下子給你打開了全新的視界。

      汪曾祺的小說不講究情節,主要是味道。其他的短篇小說就不一樣,對抗性很強。中國古典的短篇小說是像水墨畫一樣,富于人性的、靈魂的、情感的味道。

      蘇北:昨天看到李澤厚去世的消息,想起李澤厚曾在一個訪談中說——中國人對山水、對山水畫的感覺,就是中國人的宗教。汪先生曾說中國文字的文化性,文字里面帶著唐宋的信息。我覺得汪曾祺是不可學的,學到位近乎不可能,因為你沒有熏陶過那些文化,就不可能使人物帶著這樣一些氣質。雖然我們也可以寫小城鎮的味道,但是寫不出汪曾祺寫出來的小城鎮的神。

      這里面還涉及到今人的古文太差了。汪曾祺雖然不是古文寫作,但他講過語言的音樂美。實際上文字里面包含著音樂性,音樂性無非就是長短句,在長短句的處理上有高下之分?雌饋硭@個東西很簡單,實際上一點都不簡單,是經過熏陶之后用白話文的寫作。

      前人講過,一個小孩出生自帶靈性,再受到完整的教育,才能產生一個偉大的人,或者一個了不起的人。受過比較好的教育不一定能成為作家,因為作家自帶靈性,一百年產生一個,一千年產生幾個,這是很困難的。寫好文章的人很多,但是能寫得很有趣,寫得很有見解或者很美,是很少很少的,歷經幾千年滔滔歲月,留下來的也是鳳毛麟角。汪先生在時代大潮中給我們留下這些文字,應該說也是留下一個很美的文字的范本。與魯迅、周作人、沈從文等等這一批作家一樣,他留下來的是百年來光輝的文字。

      《汪曾祺別集》收有書信、隨感

      甚至包括在張家口的思想匯報

      金馬洛:我們今天的主題是《汪曾祺別集》,蘇北老師參與了很多重要的工作。先請蘇北老師講講對于《汪曾祺別集》這套書的一些感受。

      蘇北:這次這么一套完整的具有學術意義的《汪曾祺別集》,應該講給汪曾祺的文學成就進行了比較系統的整理,而且文章的編排,對于讀者來講,很好閱讀。比如很多書信放在前面,還有一些他的隨感,包括很重要的一篇他在張家口的思想匯報。思想匯報都寫得很有味道,很文雅,離不開文學的韻味。他在里面做了自我剖析,說在這個地方勞動和生活,感覺非常充實,自己愿意做這樣的工作,但偶爾還冒出來想做一些文字工作的想法,即做編輯或者編劇,只要跟文字打交道都可以。后來進行了自我批評,也寫了一首詩。就即便以公文的方式去寫,最后都會跳出幾句很有文學意味的文字。

      汪先生的過世很可惜,有人說老頭兒77歲去世也不算太早,但關鍵是他始終腦子非常清晰,肚子里很多東西都沒寫出來。我一個贛州散文家朋友,給我聽過汪曾祺先生在北京大學的一個錄音,他在里面講了很多三峽,講到小說談吃,引文都是一句一句背下來的。他談散文《黃岡竹樓記》,說當年在西南聯大的時候,一到下雨,鐵皮屋頂就噼啪響作一片,特別是下急雨的時候根本沒辦法上課,只能稍雨小再上課,這個時候他就想到《黃岡竹樓記》。我把王禹PA的《黃岡竹樓記》找來一看,原來王禹PA在《黃岡竹樓記》里記述曾建一個竹樓,樓中聽到下雨等很多聲音。王禹PA在滁州寫過很多詩文。他比歐陽修要早四五十年,在滁州的《醉翁亭記》里提到有一個“二賢堂“,供奉的一個是王禹PA,另一個就是歐陽修。把這兩個人放在一起,并非近百年的事情,宋之后就有人放了,說明人家是充分肯定的。汪先生從來沒有寫過有關王禹PA的文字,只是在這類漫談中,隨手舉例,說明他肚子里還有很多東西,在寫文章的時候并沒有寫出來。

      比如《西山客話》,是有人為推廣樓盤去找他寫一個軟文,沒想到汪先生一寫寫了七八千字,最后人家只收了一千多字。后來有人找汪曾祺的女兒,說有汪曾祺的手稿在我這里。拍照過來一看那么長,《西山客話》絕非一般廣告文章,把西山寫得那么美。

      實際上他的才華遠未全部表現出來。比如他寫釋迦牟尼,是在李輝的催促下才寫的,李輝說:“你寫過小和尚,寫釋迦牟尼可以!碑敃r寫了幾萬字,作為體現汪曾祺精神世界的作品留下來。他去世的時候應該還有很多東西沒有留下來,這個太可惜了。

      許春樵:即便是這樣,他在文學史的地位也已牢不可破。他覺得超越不過去了就不寫了,覺得就寫短篇,這樣就夠了。就像設立文學的航標,多和少不重要,有一個燈是不亮的,也不重要。

      新文學百年來

      發現汪曾祺是很了不起的事情

      許春樵:這套書就出版而言,小開本,因為比較小,用起來比較樸素。從裝幀、設計,到開本、紙張的選擇,都很符合大眾閱讀、頻頻閱讀的形式,也和汪先生的寫作形式、內容比較匹配,都是比較精干。

      金馬洛:《汪曾祺別集》全部共20卷,大概收錄200萬字出頭,一到八卷是小說為主,九到十九卷是散文為主,最后第二十卷是戲劇集。這里面插入了很多的書信還有匯報材料,以及汪先生寫的一些詩詞,自由體的詩還有古典詩詞等也插入其間。也就是不經意間你在書里面會看到一些詩,可以揣測一下為什么這個詩會收錄在這個集子里面。比如說第六卷《是非往事集》,第一篇就收錄了汪先生20歲那年(1940年)寫的一首詩,能夠看出他對于寫作、對于創作的意志。還有第二十卷戲劇集,收錄了汪先生的《范進中舉》《沙家浜》等戲劇作品。別集把汪先生最精華的小說、散文、詩歌都收入了,通過這二十卷,用編委楊早的話講,這套書體現了汪先生的二十個面孔。

      許主席,如果請您推薦《汪曾祺別集》里的三本作品,您推薦哪三本?

      許春樵:第一本肯定是《受戒》,因為我主要看小說,小說讀的最多。另外散文里面有幾個都非常好!稛贰独鎴@集》里面的戲劇都很有代表性。

      我始終覺得汪先生小說寫得非常好。我更看重的是小說,汪先生的小說敘事,恰恰是在80年代初期,西方文學席卷全國的大背景下,他當時出來不是主流,很震撼。那時候主流的文學價值、審美價值是現代派文學。但是我們畢竟是中國,用漢語寫作,他的小說是對漢語審美集中的展現和爆發。其實作為文學來說不存在所謂“東風壓倒西風”,不是階級斗爭,應該是多元和溝通審美并存。既要有西方的現代敘事,同時中國古典敘事也應該延續和傳承下去,這是汪先生贊成的。所以在那個時代,《受戒》事實上是非常重要的代表作。

      戲劇,我知道《沙家浜》是他寫的,七八十年代最具影響力。他的唱詞唱腔是深受中國古典文學、古典文化的熏陶,功力非常深厚的一種表達和呈現?雌饋砗艽蟊娀,但那種音律,包括對字句的提煉,沒有一定功力是達不到那種水準的。

      金馬洛:還有一部小說叫《故里雜記》,收錄的是汪先生為高郵故鄉寫的人物。

      許春樵:對,是的。

      蘇北:剛才提到汪先生的小說都是短章,前不久我看呂叔湘先生的文章,其中有首小詩——“文章寫就供人讀,何事苦營八陣圖。洗盡鉛華呈本色,梳妝莫問入時無!笔菍懹1992年的一首詩,說古往今來好的文章無不靠白描取勝。華麗的文章也有好的,但總是不及白描的審美。白描確實難,因為要用極簡的語言表達極準的意思,語言上面要積極準確才能達得到。

      我認為新文學百年來,發現汪曾祺是一件很了不起的事情。汪先生年輕時候寫得色彩很濃烈,但后來都寫得很簡單、很短、很白,他知道哪個詞擺在哪個地方最好,選來選去就只有一個字是最恰當的。

      《汪曾祺全集》

      主要供專家學者收藏使用

      別集更適合入門以及汪迷收藏

      蘇北:當代有很多優秀的作家,而汪曾祺是一個文人作家,他的作品有小說集、散文集、戲劇集、文人集等等,還有書畫集。談到文論集我還想到,為什么他在80年代90年代寫那么多?因為那時他的寫法是孤獨的。

      為什么我反復強調寫小說就是寫語言?中國語言具有流動性、音樂性、文化性、內容性這“四性”,我們現在往往內容性比較多,文化性少,音樂性更不要談。流動性是指字與字之間不是砌磚頭這樣砌起來的,而是互相之間有關照,一字咬百字,語言之間是有關系的。語言之美不是文字之美,而是語言之間的關系之美。所以發現語言的流動性、內容性、文化性和音樂性,當代作家要晚20年、40年。他們更關注的是語言的內容性,關于音樂性、文化性、流動性,他們考慮得沒有汪先生多。

      汪先生邊寫文章,邊來證明自己的存在。后來有人說他“無主題”,他就很氣憤,說:“我這是有主題的,不是藏著看不見摸不著。但是藏得是比較深,不讓主題一眼被讀者看出來!彼运纬勺约旱奈膶W思想、文學理論,他不只是寫幾個小說“你們幫我評論評論”,而是自己有意而為。

      金馬洛:您也給大家推薦三本。

      蘇北:我首先要推薦我編的歷史雜記!豆世镫s記》里面的小說,都是我最熟悉的,年輕的時候我把這個還抄了一遍。我推薦《橋邊散文》《故里雜記》和《旅途雜記》。

      讀者:能不能再介紹一下汪老生平。

      蘇北:汪先生出生在1920年,江蘇高郵人。1939年考上西南聯大。西南聯大是北京大學、清華大學和南開大學三所大學在抗戰時期成立的臨時大學,先是遷到湖南長沙,后又遷至昆明。他在西南聯大學習5年,在昆明工作了兩年。1946年秋到上海,工作一年多后到北京。先在故宮博物院,新中國成立之后隨南下工作團往廣州,走到武漢留下來在中學當教導主任。一年后返回北京,在北京生活、工作、編雜志,編《北京文藝》。

      1959年調到中國民間文藝研究會編《民間文學》雜志,后在這個雜志被打成“右派”,下放到張家口農村參加勞動。1961年“右派”帽子摘了,但是沒有找到工作,就在張家口又待了一年。1962年回到北京,在北京京劇團做編劇,寫了《沙家浜》《杜鵑山》等著名京劇!案母镩_放”起開始寫小說,《受戒》等短篇小說引起文壇重視,后又寫了很多散文。他是一個小說家、戲劇家,也是一個文人畫家、美食家。1997年去世,享年77歲。

      金馬洛:他是沈從文先生的得意弟子,他也自稱沈從文先生的得意高足。

      讀者:請教一下全集跟別集的根本區別?

      蘇北:全集是所有汪曾祺先生被發現的作品的集合。汪先生去世之后,學者和研究者發現有幾十萬字汪先生的東西,主要是“文革”前的,很多舊報紙上的,全部出版了之后又發現有一兩篇,前不久在《天津日報》上又發現了一篇自敘。全集主要是供研究者、各大院校收藏,也適合對汪先生比較熱愛者!锻粼鲃e集》開卷很小,大概一本10萬字左右,非常精美,一共20本,前有汪曾祺的照片、書畫,后有汪曾祺的散文、小說,是可以隨帶隨翻、攜帶方便的普及汪曾祺的一個很好版本。

      金馬洛:上海師范大學陳子善也給過解釋,《汪曾祺全集》主要是專家學者收藏使用,但能把全集400余萬字讀下來的基本上很少。別集的設計裝幀、開本、選篇,都更適合入門以及一些特別的汪迷收藏、翻閱。

      整理/雨驛

    【編輯:卞立群】

    返回頂部